全国服务热线:
400-8787-221

栏目导航
联系我们

广州咔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
服务热线:400-8787-221

联系人:黄先生

电话:18929595990

网址:www.gzkwdz.com

地址:广州市番禺区新水坑星阵商务楼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» 新闻中心

 
九死一生!盘点2017年创业阵亡重灾区: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楼塌了……
作者:handler   时间:2017-12-20 10-09-45

我们先来看一组图:

这是最近,厦门暂扣的共享单车堆成的小山,俨然一座“共享单车”的坟墓。

“共享”无疑是今年创业圈最红的词,“共享是个筐,啥都往里装”

2017年,共享经济在中国爆发。这一年,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出现在城市的街头,改变了人们的出行。与此同时,共享雨伞、共享篮球、共享充电宝、共享睡眠舱等也相继出现。

如今,岁末年终,回顾这一年的各种“共享”,盘点了一下今年创业阵亡的企业,“共享们”也不幸成为了“死亡”重灾区。

正所谓,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”

截至目前,共有19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。其中包括:

7家共享单车企业、2家共享汽车企业、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、1家共享租衣企业、1家共享雨伞企业、1家共享睡眠仓企业。

{ 共享单车 }

最快的崛起和失败

2015年共享单车投入城市

之后用1年时间迅速繁殖

又用不到半年时间加速死亡

2016年下半年,资本如潮水般涌入,行业迅速升温。在最疯狂的阶段,平均每天都有近亿元的资金进入。同时,几乎每月都有新车推出。各色共享单车争相抢占街头,“小黄车”、“小蓝车”、“小金车”……颜色几乎都要不够用了。

据交通运输部不完全统计,截至今年7月,全国共有近70家共享单车企业,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600万辆,注册用户量超1.3亿。

今年6月,成立仅5个月的悟空单车倒闭,像推倒第一张多米诺骨牌,拉开行业倒闭潮的序幕。截止目前有35家已倒闭或停止运营,另外有近20家濒临倒闭,其中大多数名字还不为人所知。

有人称,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了下半场。

悟空单车

2017年6月13日,悟空单车停止运营,成为第一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。

停止运营后,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,总计约100余万元。

町町单车

“猝死潮”接踵而至。

8月,町町单车宣布倒闭。10月31日,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,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,仍希望退还钱款,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。

酷奇单车

有野心,无资本。同是8月,酷骑单车“退押金难”问题蔓延,其与P2P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也让外界心生警惕。自9月中旬起,酷骑单车位于沈阳、合肥、郑州、西安等多地的分公司都陆续被曝出“人去楼空”。截至11月21日,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。

小蓝单车、小鸣单车

11月,用户口碑都不错的小鸣和的小蓝相继离场。据小鸣单车员工,小鸣目前欠用户的押金大概在5000万元左右。他同时表示,小鸣单车现在仅剩微博一个退款通道。

而小蓝单车的形势更加扑朔迷离。10月20日,小蓝单车曾发布公告称,用户于2017年10月30日之前申请的退款,将于2017年11月10日前退还完毕。而到了11月中旬,小蓝单车承诺的退款期限已过,却有不少网友反映并未收到退款。

3Vbik、卡拉单车

3Vbike和卡拉单车则是被“偷出局”的。2月,卡拉单车用19天时间投放了667辆车,结果只找回来157辆车,投资方撤资退出,随即宣布倒闭。

6月,3Vbike创始人巫盛华表示,他自掏腰包造了1000辆自行车,投放市场后仅找回几十辆,部分地区车辆丢失率达到100%,实在撑不下去了。

自2014年问世以来,共享单车盈利模式尚不明朗,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。摩拜、ofo小黄车“宠冠六宫”,其背后站着的是腾讯、阿里、滴滴这些巨头,AT瞄准的都是共享单车平台上的流量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分析,很多创业公司正习惯于棋子的角色。许多创业者认为,如果干得好,那么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就需要选择是接受腾讯或阿里的投资。若不接受,那么接受巨头投资的竞争对手就会坐享优质资源,将自己“杀”得片甲不留。

{ 共享充电宝 }

还在天真地坐等思聪“吃翔”?

2017年上半年,王思聪与陈欧“吃翔”的赌注,使共享充电宝项目成为了资本市场的“网红”。

2017年4月,共享充电宝企业融资情况逼近顶峰,仅半个月就有多家公司获得融资近3亿元。据IT桔子统计,2017年上半年,在共享充电宝领域,共发生19起投资事件,投资总额超10亿人民币。

然而,进入下半年,共享充电宝开启了死亡的闸门。

10月11日,来自杭州的共享充电宝公司“乐电”宣布停止运营,成为首家公开宣布“死亡”的共享充电宝企业(据知情人士,6月河马充电已经倒闭,但未公开宣布)。紧随其后,共享充电宝企业“PP充电”传出了退出市场的消息。


知情人士称,截至11月,乐电、小宝充电、泡泡充电、创电、放电科技、PP充电、河马充电等7家企业均已走到项目清算阶段。

从无限风光到惨淡收场,不过隔了半年时间。

共享充电宝在这轮洗牌和市场沉淀之后,几大头部玩家的发展自然也会成为共享充电宝的行业风向。但对于用户来说还是那句话——如果我手机已经没电了,还怎么扫码使用你的充电宝?

我们的每一个牛逼都是含着泪吹出来的

“减少私家车,有效治堵”的共享汽车,“几块钱开豪车”的共享奔驰宝马,当初消息出来之后,皆刷屏数日,满屏鸡血。

只是然后呢?

就没有然后了


3月10日上午,“友友用车”官方微信公众号更新推送,称由于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,决定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,停止运营。

2017年初才高调宣布投放 5000 台车宝马的共享汽车公司EZZY于10月份宣告倒闭,组建清算组处理用户押金的善后工作——归结为一句话就是:你舍得死,市场就舍得埋。10月23日下午,EZZY召开临时性的全员会议。会上,公司创始人、CEO付强突然宣布了公司即将解散、清算的消息。当晚有员工称,他们陆续被“踢出”微信工作群。

{ 共享新模式 }

共享是个筐,啥都往里装

共享雨伞

据桂林晚报报道,共享e伞于6月16日正式登陆桂林,首批投放量达到2万把。不过仅仅半个月,做共享雨伞就陷入了无伞可借的尴尬。

7月,因大量雨伞被破坏、私占,盈利模式不清晰,e伞一夜间倒闭。



共享租衣

11月末,有8000万的融资在手的多啦衣梦共享租衣APP显示无法正常运营,页面呈空白状态。面对退钱要求,多啦衣梦抛出一句话:“要钱没有,用衣服来抵。”

共享睡眠仓

2017年7月,北京、上海、成都等城市出现了“共享睡眠舱”服务,半小时6元,里面有恒温空调、小风扇、Wi-Fi、插座等设备。然而,7月21日晚,北京警方表示,目前这家公司在全市设立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,立即着手“共享睡眠舱”拆除和撤离工作。

不只是“共享”的分割线

2017年,风口来了,吹起了一只又一只猪;风口停了,站在风口飞起的猪,都相继掉了下来。

当然,“共享”并非唯一的悲剧主角。

创业成功的企业都是九死一生,脚下都是累累尸骨。

移动直播去年百花齐放,今年俨然已是一片残败景象。曾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因融资不利在今年2月17日倒闭;夜魅社区直播因为涉黄被北京政府责令关停。

教育领域,昔日的明星项目——钢琴培训机构“星空琴行”,在烧完四轮融资后,一夜关闭了全国近60家营业门店。曾月入1.4亿的留学品牌“小马过河”,最终落得变卖资产、破产清算的地步。

巨头养的“儿子”也难活。如出生于1999年、坚持了18年的搜狐社区,今年4月20日正式关停。网易一元夺宝项目因模式争议,于今年315前夕夭折。

在风口上飞着的猪,飞得快,跌的也更惨。

很多年轻的创业者太浮躁,还有不少人想白手起家、空手套狼,在今天的商业社会里这是非常不现实的一件事情。为什么不能好好积累能力和资源后再创业?

2017年即将结束,上面“创业死亡榜”中,项目的创始人,在启动之时大多饱含热忱,死亡来临前一刻也曾奋力争取生机。

但很遗憾,深刻的教训,是他们留下的唯一财富。


创业者,一定不要光想着追风口,创业方向应该是是创业团队非常擅长的领域;其次是团队的创业基因,进取、彪悍、善于探索、善于创造,这样的团队在天使阶段是很容易胜出的。另外,团队成员之间要非常默契。

在每一个新技术革命、产业革命的大潮里,会出一批模式创新的公司,但成功的就那么几个,所以技术和商业能力才最重要。讲出来的任何一个吸引人的概念,都要靠扎实的技术和商业手段去落实。

所以

不要再去追逐风口了

要做就做风口的领导者
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、中国经济网、央视新闻、网易财经

广州参考·广州日报编辑 吴一钒






相关信息